断腿王子

    “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一个王子……干吗这副表情?王子怎么了?你们女人喜欢的童话故事里不都有一个王子吗?什么?他的王国位置和家族渊源?这些重要吗?编故事的人没空写这些细节,当然,也有可能是我忘了。重点是,这个王子高大、英俊、聪明……废话,当然还富有。他心情好的时候骑白马,心情不好的时候骑黑马。笑什么?听故事呢,严肃点!这个王子还很有名,没错,就是和灰姑娘有一腿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王子什么都很好,唯独有个缺陷,他断了一条腿,摔的!骑马兜风的时候光顾着偷瞄河边洗衣服的灰姑娘,没注意脚下。腿断了以后,王子还想着灰姑娘,下决心要把她娶回家。他让人照着灰姑娘脚的尺寸定做了一双水晶鞋,故意挨家挨户地让全王国的未婚姑娘们试穿,再加上舞会、南瓜车的伎俩,还有仙女媒婆的帮忙,终于把灰姑娘领回了他的城堡。

    “王子是个要面子的人,腿不好,更要站得笔直,从来不肯弯腰。他给灰姑娘打造那双水晶鞋,也是为了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他总能平视着灰姑娘的眼睛。灰姑娘个子有点矮,水晶鞋的鞋跟高,你懂的。灰姑娘住进城堡以后,很快厌烦了那双水晶鞋,每天踮着脚尖太累,周围的一切都让她不快乐。可是王子从小生活在这里,外面的世界同样令他陌生,他害怕灰姑娘离开他的城堡,回到自己的世界,他拖着断腿就再也追不上她。于是王子害怕了,他给城堡安装了一道又一道门和锁,越是这样,灰姑娘越是想逃。在挣脱这个‘牢笼’的过程中,王子拥有的一切都成了过错,包括他华丽的宫殿、习以为常的锦衣玉食,甚至他很少弯下的腰都成了灰姑娘厌弃的理由,对了,还有他的感情。所以,终于有一天她跑了出去,再也不肯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(静默了一分钟后)

    “喂!我说了那么一大通话,嘴都干了。我们怎么说也是有血缘关系的人,要不要这么冷漠?!”

    程铮用力地拍了一下吧台,有些尴尬,更多的是气愤。

    章粤瞥了一眼他的手,敷衍地回答道:“你都断了腿了,爱护一下你的手吧,别弄得四肢没一处健全的。你不疼,我的吧台还疼呢……所以,这个笑话……哦,不,这个故事是告诉我们要尊重残障人士吗?”

    赶在程铮发火之前,章粤又拍了拍他的肩膀,半劝半哄地安抚着,“好了,姐跟你开玩笑的。我还能不懂你的意思?说出来心里舒服点了吧。”

    程铮烦躁地耙了耙头顶的短发,说:“你说王子就活该遭人嫌弃?因为大家生活环境不一样,灰姑娘就可以把别人的感情当作笑话,踩在脚下?这难道不是另一种偏见?不对,是歧视!真他妈不公平!”

    章粤没再搭话,继续在程铮的肩上轻拍两下以示赞许,顺便对一旁憋着笑的酒保无奈地眨了眨眼睛。这几年章粤习惯了程铮喝了几杯酒后就朝她大吐苦水,他心中憋屈,她这个表姐做做垃圾桶也是应该的,何况今天是她先挑起的话头。别看程铮平时在外一副什么都无所谓、得不行的样子,在她面前喝醉了哭鼻子也不是没有过。只不过听见有人痛诉血泪史还要标榜自己是“王子”,实在有点好笑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这个版本挺特别的啊。嗯,怎么形容呢……”章粤敲着下巴寻找合适的形容词。

    “文艺!”一直低头擦杯子的酒保及时补位。

    章粤对他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,不愧是她的员工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文艺!我都不习惯了。”章粤笑嘻嘻地对程铮说,“关键是这风格跟你不怎么搭。”

    “滚蛋!”程铮没好气地朝章粤和酒保亮出一个恶狠狠的表情,“今天你眼巴巴地叫我来,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,就是为了拿我寻开心!没空搭理你们,我明天还有事,走了。”

    章粤赶紧稳住他,笑道:“我还不知道你这几天魂不守舍的是为什么事?急什么?该来的跑不了,姐会帮你。好一阵你都不来我这,陪我再聊会。王子就王子吧,说说‘断腿’的梗是怎么来的,把自己当傅红雪了?”

    程铮也没绷住,笑骂了一句,自我解嘲道:“我就不该听你的,喝多了让你当笑话瞧。别笑了!其实是晓彤,你知道她平时闲着也爱写写东西什么的,最近怀孕在家憋得慌,没事就编些乱七八糟的故事,什么王子、公主啊。我前天去看她,听见她给肚子里的小家伙讲,我当时就说,这胎教太扯了。”

    “分手了都还能让前女友歌颂你的往事,今年的《感动中国》候选人里怎么没你的名额?”章粤打趣道。

    不甚明亮的光线下也能察觉程铮涨红了脸,他爱面子地粉饰道:“她编得比我肉麻多了,不过没办法,我不能不让人说真话吧?”

    章粤被恶心着了,嫌弃道:“你这话怎么不留着对苏韵锦说呀?”

    这会儿她倒也不怕程铮顿时黑下来的脸,抿了一口酒,道:“不让提她?心里嘴里老挂着她的人不是你?现在她工作调回来了,跟姐姐说说你的打算,我好帮你铺路呀!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!我……”程铮的话忽然断了,视线死死锁定在章粤酒吧的某个角落。

    这呆子总算发现了。

    章粤含笑也朝那处飞了一眼,然后示意酒保给程铮续上一杯,嘴里轻轻哼唱道:“说曹操,曹操到,大家都有得熬……”

    程铮的表情活脱脱一出好戏。章粤耐心等了好一会,才待得他返过神来。说来也是,蠢蠢欲动是一回事,猝不及防撞见了又是一回事。虽说心里不是不心疼这个表弟,但是章粤必须承认,偶尔看看这个人前总是不可一世模样的家伙郁闷的样子,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你早知道她在这里,这就是你今天死活让我过来喝一杯的原因?”程铮的声音干巴巴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一句你不想见她,我保证下次不再多事。”章粤倒也干脆,见程铮默然,又笑着补充道,“你要是想见她,我有得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她有什么稀奇,白天刚见过。看样子,恐怕是她不想见我。”程铮话带苦涩,也不费神遮掩,目光犹如胶着在远处那人身上一般。

    章粤恨铁不成钢,道:“也是,大老远的出差在外非得眼巴巴地赶回来参加同学婚礼,还非拖上人家打算去产检的晓彤,可别说是为了看新娘子去的。还有啊,别人前脚刚正式调动回来,你后脚就寻思着在她家楼上找房子。她的脾气你还能不清楚?你越追,她就越躲。要动脑子,迂回战术,懂不懂?!别一根筋地胡来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说得你好像很有办法。”程铮恨道,“当年要不是你们出馊主意,死活让我冷着她,说什么她迟早自己会回头,结果呢?一冷就冷了四年。她是彻底冷下去了,你让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不提这事还好,程铮这么一说,章粤难免有些讪讪的。这事她确实难以撇清关系。四年前程铮和苏韵锦刚分手那会,章粤和程铮身边的其他亲朋一样,初初听闻消息,先是不信,后来得知苏韵锦果真搬离了两人的小窝,这才坐实了这件事。要知道程铮是会赌气任性的人,苏韵锦却不是。她看似文弱内向,不轻易出声,但说出口的话、做出来的事必然深思熟虑,鲜少回头。

    那阵子见程铮实在难过,章粤着实安慰了他好一阵。程铮放了狠话,这辈子再也不想和苏韵锦有任何瓜葛,实际上不到一周便已生了悔意,想要找她回来。于是章粤和周子翼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程铮,说是在他和苏韵锦的这段感情里,他看似穷追猛打、占尽主动,实质上却被动至极。他太急着付出,这些感情在苏韵锦眼里得来轻易,反是负担。就算那次程铮勉强哄回了苏韵锦,只要他在这份爱里的不安全感和苏韵锦的自卑依然存在,两人以后还是会出问题,时时彩次次存次次送:不如别急着挽回,冷她一阵,人都是这样,失去了才懂得珍惜。他们有感情基础,苏韵锦冷静一段时间,迟早会回头,只有等她想通了,程铮才有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程铮别的方面挺聪明,唯独感情上与白痴无异。那时候他已彷徨无助到极点,章粤和周子翼偏偏又是久经情场考验的人,句句都说到点子上。他是受够了自己永远处在追逐的位置,凭什么只能是他一次次去缠她、找她,苏韵锦却不能为他主动一次?哪怕一次也好。他便咬牙在心中以一个月为限,不动,不想,不管,届时苏韵锦若一倔到底,他再去想办法。这是个让他后悔至今的决定,他忘了她就像裹了一层冰的人,好不容易才焐热了,这一放手,失了先机,再想寻回,她的内里早已冻得坚硬如铁,回天乏术。

    章粤最大的内疚之处在于,程铮后来也心知肚明她当时的劝阻大半来自长辈的授意。程铮的母亲,也就是章粤的姨母章晋茵始终认为苏韵锦过分内敛与阴郁,并非程铮的佳配。儿子热恋时,她做不出棒打鸳鸯的事,唯有祝福,但既然二人已分手,她心疼儿子,不愿从小被人宠惯了的他在那个女孩面前患得患失,吃尽苦头,才动了一点母亲的私心,推了一把,希望儿子重新在一段没那么坎坷的感情里收获幸福。他们都没料到程铮看似大大咧咧,对于感情竟执拗至此,少不得有几分说不出口的悔不当初之意。好在程铮也并未迁怒,从不提及。

    这几年程铮的煎熬章粤也看在眼里。早在他们分手将近一年的时候,章粤从丈夫沈居安处也得知了苏韵锦的一些近况,她曾经借着程铮踢球时小腿胫骨旧伤复发入院休养的由头,辗转向苏韵锦透露过消息,并将程铮的病情做了适度夸张,希望她能来医院看程铮一眼。苏韵锦当时正好有探亲假,人在本市,且她母亲身体不适在做检查,恰恰就与程铮同一所医院,她整日陪护探视,却并未动过移步骨科住院楼层的念头。

    后来章粤才得知,这样的努力调合,程铮身边的朋友,诸如周子翼,也并非没有尝试过。也正是这次同在一所医院她仍拒绝探视,让程铮仅存的一点期盼落空,明白她再无主动回心转意的可能。出院后他尝试过去交新的女朋友,这才有了与郑晓彤那一段,然而这插曲仍然无疾而终。如今郑晓彤另觅良人,连宝宝都有了,他倒好,依然孤家寡人,死心眼地等待转机。

    这次苏韵锦从异地分公司调回本部的事,自打程铮得到消息伊始,他就下了最后一搏的决心。他等不了了,也不想再等。被动就被动吧,他爱得多一点又怎么样?他愿意慌慌张张、吵吵闹闹,只要换回她还在身边。

    听见程铮连这些旧账都翻了出来,章粤哪会不知他是真的急眼了。她无奈道:“你别尽拿我撒气。你说要找她家楼上的房子,我不是马上让人给你张罗了吗?我在……”

    章粤正掏心掏肺地说着,忽然听见角落里传来轻微的骚动,好像有人起了摩擦,这在章粤看来是小事一桩,她做“左岸”老板娘这些年,什么没见识过?人倒下了大不了抬出去。可定睛细看闹事的正主儿,这一下不留心也难,她飞快地看了一眼身边的程铮,只见他沉着脸看着那处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苏韵锦的头发在往下滴水,找她麻烦的清秀少妇将杯里的水泼了她一头一脸。苏韵锦并未反抗,至少从行动上看没有。身处吧台位置的人也不可能听清她们争执的内容。

    章粤扭头吩咐酒保:“找人去看看,别让人闹事。”

    她本意是怕苏韵锦在她的场子里吃亏,不料程铮摇头示意,“别过去,你们不要管。”他说着,自己脚下也不动分毫。

    章粤玲珑心窍,转念一想便知他顾及苏韵锦的感受,明知这里是章粤的地盘,惊动熟人只会令苏韵锦更加难堪。好在那边的矛盾也没有进一步激化,那少妇泄愤之后黯然离去,苏韵锦一脸漠然地擦拭脸上水痕。

    章粤有些感慨,时间果真可以改变很多人和事,苏韵锦已不复当初胆怯如兔的模样,而曾经冲动起来不管不顾的程铮竟也学会了于细微处替人着想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是徐致衡老婆?”程铮问。

    章粤见他脸色并不好看,打圆场道:“大概是吧……确切地说是前妻。这女人真不讲道理。我听说韵锦和她那个台湾上司也没什么,就算有,也只是暧昧阶段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发现程铮的情绪并未因此而有所好转,笑着轻推他的肩膀,“别小气!你还有过晓彤呢,就不许别人有点其他苗头?趁它还只是苗头,把它给掐了,才算你的本事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只是苗头?”程铮没好气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我在韵锦跟前有人,消息灵通着呢,要不怎么能把她往这里哄?”章粤说,“所以我让你别急,机会多得是,以后里应外合,要再攻不下这座碉堡,那只能说你个人魅力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程铮心想,难怪他总觉得苏韵锦身边那个小丫头片子有意无意地看向他们这边,原来是“细作”。他也勾起唇角,揽着章粤的肩膀,笑道:“算你够意思,下次你和沈居安再闹离婚,我保证做和事佬,给你们制造台阶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章粤佯怒地给了程铮一拳,眼尖地看到苏韵锦招手结账,忙道,“短腿王子,你的灰姑娘要跑了!”

    “你腿才短!刚才是谁让我不要心急?”嘴上这么说,程铮的手却下意识地去摸车钥匙。

    在晓彤编织的童话里,王子和公主必须要在一起幸福地生活,哪怕过程有些许不堪。他没给章粤讲《断腿王子》的故事结局:王子在城堡里厌倦了等待,他把施了魔咒的水晶鞋套在自己的脚上,一瘸一拐地追了出去。他想,他和他的灰姑娘总会找到最适合他们的角度,也许她不再害怕偶尔踮脚,他也学会屈膝和弯腰;而他们快乐的栖居地也终将觅到,可以是他敞开大门的城堡,也可以是她小溪边的温馨陋室。只要他们把彼此找到。

万达娱乐好玩吗 澳门金冠赌场网站 酷彩投注1元起 世博游戏对战 申博真网
豪客彩手机版 王者威尼斯战略合作伙伴 博猫娱乐平台官网 澳门博狗赌法 博世界平台代理
亚洲城棋牌洗码 亚洲申博直营网 香格里拉代理佣金 澳门凯时信誉赌场 mg电子游戏注册
王子电子升级 新葡京游戏网上娱乐 申博手机下载版 天博国际娱乐场澳门赌博 申博最新备用网址